東雲【随口胡诌

……也不知道这个地址是怎么算的。
他家的chic沙拉还挺好吃……但是我忘了拍。心痛。

一时囫囵。
……那怎么也架不住贵啊。
——“高大且美丽的书店,正在杀死钱包。”

tan90º的暑假生活都结束了 我才PO上我战斗了半个月的地方。。。花美饼干香 滤镜大法好

爱草图人士表示强烈彩虹。
#装备包画风与众不同系列#
缭乱的短外套比乐乐的队服难画。
真的。

是我老安重点调戏的仨小年轻哈哈哈哈

SAINT LAURENT:

DALIBOR, PAUL & ADUT TOKYO, APRIL 20TH - MEN'S FALL 17 #YSL10 by @anthonyvaccarello STILLS FROM THE VIDEO OF @ncanguilhem 'HER VOICE' by OSCAR WILDE #YSL #SaintLaurent #YvesSaintLaurent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马。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没有干事儿的能力,就别去搞能干事儿的人。

【】

叶小梳:

  说的就是你苟带。


  常凯申有立场对付军阀,但他动手太急又没有能力,搞不定阎锡山搞不定冯玉祥,最后搞出中原大战一团稀烂结果日本趁虚而入,他本应该支持惩治贪腐,但偏偏这种该有魄力下狠手的时候他缩手缩脚各种受制于人,最后也没能把事情理清。


  能力配不上野心,他输了纯属活该。


  苟带也活该。


  如果孔胖出事之后女队比赛毁了,那么苟带可以借题发挥,说孔作风不良连带着女队失去成绩,然而女队没有,刘胖带着国胖队发挥良好表现绝佳。


  聪明点的,这时候就该安抚教练和队员,表示不扩大打击,使之安心备赛,然后去解决孔胖的问题——不管是就针对事情本身而言的解决,还是就针对孔胖而言的“解决”。


  然而苟带并不聪明,他硬上了。


  刘胖是功勋教练,年富力强,成绩优越,苟带毫无理由地撤人,强上已经有失败前例的改革,或许国胖还感受到了某种出于“派系”的恶意,不管是因为什么,总而言之,国胖反击了。


  国胖的反击双商在线,男队罢赛(说獒不算的、因为獒可能不会受到追究而硬把獒归为苟带一队的我劝你们消停点吧,你们虽然自称粉丝但其实是跟他有仇吧?),女队却打出了无人可以指摘的漂亮成绩。


  ——国胖一直以来拥有任何人都无法质疑无法否定的成绩,这是国胖顶住顶头上司压力与苟带对抗到这般地步的最大武器。


  关于女队,由于孔胖的涉赌事件迟迟未能得以澄清或者处置,她们针对此事发出的任何声音都有可能被歪曲成“你们是否目无法纪,想要借机淡化孔胖的问题”,但女队没有罢赛,没有抗议,同时还在这件事上也发挥了非常了不起的作用。


  因为她们打出了成绩。


  体育这个行业,唯一的正义就是胜利,就是成绩。刘胖带领之下的国胖队拥有成绩,甚至很多时候,是可以保证成绩。


  而这最关键的东西,却恰恰是苟带唯一没有的东西。


  苟带也恰恰没有把这唯一的正义纳入考虑。


  微笑。


  进行一场已经被证明过失败的改革,阵前换将,以势逼人,说好听点他富有改革精神,说难听点这是秋后蚂蚱,从头到尾他没有一步棋能有助于成绩,说到底,也没有一步棋是为了成绩。


  所以他不正义。


  所以在舆论的战场上他一败涂地。


  严格来说国胖罢赛并不是什么好的行为,换成任何其他一项运动,罢赛后舆论肯定都是一半一半,并最终倒向“他们不该这样”,但这是国胖队,从未辜负球迷、从未辜负人民、从未辜负国家的国胖队。


  他们的专业素质无人能匹,任何一个妄图假装自己比他们更专业的都是跳梁小丑。


  比如苟带。


  没有干事儿的能力,就别去搞干事儿的人。


  专业是他们的主场,在他们的主场,国胖,万人敌。


 


  顺带提一句,如果孔胖真的涉赌,如果刘胖真的搞小团体,那么是否苟带的行为就在大义上正确了?


  为了正义处置一个人,和为了夺权揪别人的小辫子,是完全不同的行为。


  苟带不幸是后者。


  恰好他还愚蠢,无能。


  他不仅正义个屁,还连反派之名都配不起。


  他是个傻逼。


 


  关于国胖队员发致歉信:


  或许有些人以为观众看到了致歉信,就会产生“当事人都退缩了我还搀和什么”的念头,甚至于产生“当事人利用了我们的好意然后自己服软置我们于不义境地”的反感情绪。


  做梦。


  谁不知道谁啊。


  发道歉信唯一的结果就是退赛事件翻篇。


  但是还有调令违规在呢啊。


  微笑。

哥哥嫁我

靴下猫腰子:

哈哈哈哈最近的肝稿bgm是薄樱鬼的音乐剧

好喜欢总司篇里面的熏的演歌部分啊~~

hrk真好~~!!大介真好~~!!比心心!!

好的 761

diormakeup:

The stunning Jennifer Lawrence reveals another facet of the L.A. girl with the new #dioraddictliptattoo in shade Natural Cherry 761 💋

[庙&药](粮食向)一次别开生面的握手环节。(一发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1001🌿:

sjb长段子2 依然不知道怎么打tag……(ry)




抱歉小卢我把你写的像个小痴汉……但这篇只是粮食所以没关系吧所有人都能理解到你对pk的热爱的(远目)
















[庙&药](恶搞笑)一次别开生面的握手环节。


















季后赛,微草主场对阵蓝雨。




一开始自然是例行握手。职业联盟环保意识最强的选手们站成一排,迎接一身清凉蓝的客人。喻文州微笑着走向王杰希,两双好看的手松松握在一起,彼此注视着对方的礼节性表情,两秒后都确乎感觉到了一阵恶心。




于是队长间的客气寒暄立刻结束,黄少天蹦着接上来,嘴里叽里呱啦问:“哎呀哎呀王杰希,我前两天给你寄的眼罩你戴了吗感觉怎么样啊你们微草有没有兴趣把它发展成周边?哎呀我跟你说那眼罩可适合你,我逛淘宝第一眼看到就觉得跟你天生一对,身为敌人却这么关心你老王你感动吗哈哈哈哈不要感动,如果你非要感动的话这赛季冠军就给我们好了哈哈哈哈……”




王杰希面对音波攻击,兀自岿然不动:“不客气。”




???!!!不客气?!!




什么不客气?!我跟你说叫你让我冠军你跟我说不客气?怎么回事啊王杰希?一个不规则的大小眼眼罩让你受的刺激有这么大吗?!!




黄少天心中翻腾着无数个疑问,但魔术师不会给他机会,用夺冠般的强硬强行将剑圣的手撕下来,甩到一边。然后对下一位对手露出了真诚而难得一见的浅笑:“谢谢,你推荐的耳塞质量很好。”




郑轩痛苦万分:“王队你怎么能出卖、……不,不是,黄少你听我解释……”




“不客气。”




什么也听不见的王杰希非常愉悦的再次浅笑,对郑轩被黄少天抓住手臂后投来的求救眼神视而不见,目光稍稍偏移,投向下方。卢瀚文小朋友正睁着大眼睛看着他。王杰希油然而生一股慈爱,摘下耳塞,准备跟小少年好好对话,将生命不息挖角不止的永恒大业贯彻到底。




结果这个传说中将要继承剑圣衣钵(谈话艺术也是荣耀综合技术的一环,自然该继承还是要继承的。——喻文州语。)的小剑客,却丝毫没有跟前辈交心的好学之意(由此可见传说都不可信),双手抓着魔术师的手迅速上下摇晃,嘴里毫无起伏的说着明显提前背好的台词:“王队王队你好厉害,微草这赛季很棒但我们蓝雨也不是吃素的请您多加小心。”




一说完,就像只刚食肉味的小兽崽一样,猛一窜窜了俩身位格,紧紧抓——不能说是抓,是拽住了猎物:“刘小别前辈,我终于又见到你了!——所以你什么时候跟我pk!就今天吧怎么样!”




“……”王杰希默默收回了手。




“……不好。”刘小别也想收,没收成,“你找别人吧。”




卢瀚文握紧不放:“可我觉得我们同为剑客应该多多交流!”




“哈哈哈。”刘小别干笑三声,猛地一松,使出太极招式,妄图以柔克刚,“我们在赛场上交流的还不够多吗?”




卢瀚文身子下坠,一重降十会:“不够不够,我愿意24小时都跟你一起交流。”




刘小别半蹲降低重心:“可我不愿意。”




卢瀚文再蹲:“我会让你愿意的。”




刘小别跪地:“请你不要妄想。”




卢瀚文趴在了地上:“没有关系,妄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转发一万遍的话真爱可以实现,我重复一万遍当然也可以。刘小别前辈请跟我pk好不好,好。刘小别前辈请跟我pk好不好,好。刘小别前辈请跟我pk好不好……”




刘小别咬牙坚持:“不好。”




卢瀚文眼泪掉下来:“你怎么铁石心肠!”




面对此等惨象——国内电竞职业圈当前最大最正式的竞技比赛现场,现场观众五千人,直转播观众五百万人,两大王牌战队的正式队员,明日之星,当场手牵着手面对着面趴在了地上……真是让人眼不忍视,耳不忍闻。




舞台边的直转播技术工作人员尤其崩溃,不停朝台上打着手势,请赶紧结束这个握手环节。但是没人理他,王杰希向来装作眼神不好罢了,就连喻文州都对一切视而不见,仿佛专心裁判黄少天对郑轩吃里爬外的愤怒批斗,没看见那边俩人趴地上去了一样。队长不管,剩下人更不管了,好奇的好奇,看戏的看戏。最后还是女队员柳非声泪泣下地站了出来。




“别哥,求你答应他吧。这大照灯一直停我脑门儿上,我妆要被烤花了……”




刘小别兀自死撑:“没人会在意你的妆的。”




“……我的妆不要紧,可队长的眼睛都被烤得一样大了!”




王杰希:?!




刘小别蹭一声爬起来,忍痛牺牲:“我答应你。”




卢瀚文喜极而泣:“好!那我们比赛完就去开房!”




“……”




导播:完了。




寂静中,柳非再次站了出来,一脸严肃:“他说的开房应该是在游戏里。”




“不然应该是在哪里?!”刘小别牙缝咯吱响,看向卢瀚文的眼神带着刻骨的闪耀电光,“我答应你了,你该放开我了吧。”




“不行,我怕你骗我,黄少教导我,作为职业选手要随时保持警惕。”




“不会骗你的!”




“你证明!”




刘小别崩溃:“我怎么证明?我能怎么证明?你为什么非要觉得我在欺骗你?你是凭什么这么想的啊谁教你的啊啊啊啊!——”




“是黄少。”卢瀚文说,“黄少教导我,如果你要求跟人pk,那个人答应的越果断越肯定,那他就越可能是在敷衍你欺骗你。”




黄少天刚刚惩罚完郑轩的吃里爬外,拿起矿泉水想要润润喉咙,就听见自家小后辈提到自己,不由连连点头,对旁边的喻文州与有荣焉道:“我教的好。”话音刚落,那边卢瀚文继续道:“黄少就经常这样被敷衍被欺骗。”




黄少天:“噗咳咳咳咳————”




喻文州:“少天你慢点喝,看,呛到了吧?”




黄少天:“不咳咳咳咳不……队长咳咳咳咳……”




“……”刘小别看了眼差点呛死当场的黄少天,奇异的心里平衡了:“好。那你想要怎么样,你直接说好了。”




卢瀚文开心,伸出小手指:“我们来拉勾。”




刘小别:“……”




微草:“……………”




蓝雨:“…………………”




工作人员:“………………”




潘林:“额,蓝雨的这位小选手………”




李艺博:“……………………………………很童趣。”




袁柏清悄悄靠近了王杰希:“队长,他们蓝雨是不是故意的?”




王杰希疑惑:“为什么这么说?”




“我觉得这是战术。小别多要脸一个人啊,多酷炫一个人啊,睡觉都要带着耳机压头发,这么一搞,跟羞耻play一样,心态崩了,过会儿比赛怎么打?”




王杰希思考良久:“应该不会这么卑鄙……你为什么这么想?”




“还能为什么?你看喻文州笑得多恶心?”




王杰希瞧了一眼喻文州:“……你可能是偏见。他从来都笑得这么恶心的。”




袁柏清:“……”……我们谁比较偏见啊?








那头刘小别心态确实已经崩了。




破罐破摔的伸出手指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卢瀚文则笑得见牙不见眼,赶紧伸手扣上,嘴里还喊:“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要是变了……”卢瀚文缓缓抬头,一张毫无阴霾的少年脸庞没有一丝表情道,“……就会失去手速哦~”




“……”




“…………………………”




黄少天:“噗——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喻文州微笑:“这也是你教的吗?”




黄少天:“不不不咳咳咳咳咳不不咳咳咳咳……”










“你看。”




王杰希对袁柏清说:“我说不是故意的吧?”














END










PS:


本场比赛结束后,荣耀竞技联盟增添一条新规:如无特殊情况,两对选手在比赛前的场上握手环节总时间不得超过五分钟,单人时间不得超过一分钟。




此规一出,蓝雨粉丝奔走相贺,庆祝本队选手再次让联盟修改规则,庆祝本队的优良传统美好品德得到传承,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当然,尤其胜于绿。




最后一句被附近徘徊的微草粉丝听见了,开启了为期一周的神之领域大混战,而隔壁某个自称草根的不要脸战队在其中搅了多少浑水捞了多少好处……




咳,那都是后话了。